喜欢棉花糖小说一定要记住本站网址(www.mianhuatangxiaoshuo.com)而且不要忘记告诉您的朋友们,使用Ctrl+D收藏本站,有备无患哦 ^.^ ,有小道消息说天才记住www.mianhuatangxiaoshuo.com只需要一秒!

青丝绾红颜阅读尾页

  • 主题:

  • 字体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重置

青云和元冽常常在闲暇时间用溯镜看一看他们想念的人。也只是看看。因为他们明白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,因或者果,他们已经不能去左右。

锐王在登基的第二天,改国号为荣。第二年,封沈珍珠为皇后。

大荣二年春天,锐王娶了大夏国十三岁的小公主,封为顺妃,秋季,娶了高迪国的公主,封为柔妃。

锐王仿佛比原来的皇帝凌尘更谙为帝之道。

他的皇后,是标准的好皇后,不争宠,不吃醋,不生气。落落大方,对后宫每个妃子都很关照。

又是深秋,珍珠病了,于蓉来宫里看她。

满院子的秋色,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喝茶。

珍珠看着大腹便便的于蓉道:“你身子不方便,不易外出走动,何况我这是带病之身,白大哥会怪我的。”

于蓉道:“过几日天冷了,就不出门了,而且也快生了,听说你病了,过来看看你。你的脸色不好,晚上还是不容易睡着吗?”

珍珠点头。

于蓉道:“要是青云还在,她能治这不寐之症。”

珍珠道:“我这是心病,祛不了根。她现在即使是神仙,也治不了我的病。”

一阵阵笑声从外面传过来,声音那么愉悦。

“皇上又纳妃了?”于蓉问。

珍珠点头:“嗯,是尚丹国的玉公主。”

于蓉道:“珍珠,你为什么不为自己活一次?你要是不愿意皇上纳妃,可以提出来的,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?”

珍珠苦笑:“我提出来有用吗?不是谁都有青云的勇气,也不是谁都有你那么潇洒和幸运。我能待在他身边,我就很满足了。大部分的人,都是这样活着的。”珍珠听着外面的欢歌笑语,心底却涌出从未有过的寂寞。

于蓉道:“你没试过,怎么会觉得没有用?”

她握住珍珠的手道:“我和青云只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为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去努力过。所以,很多事情,你不试一试,不要妄下结论,你不说出来,别人不知道你需要什么。”

白少庭退了朝,接了于蓉回府。

珍珠看着他们手挽手,走在夜色里,越发觉得凄冷无依。她环顾四周,她的宫殿无比华丽,可是却没有一样是她想要的。

她到底想要什么?如果从头开始,她还会选择这种生活吗?

“你不试一试,你怎么知道?”她的脑海了想起于蓉的话。

立冬那天晚上,皇上在新纳的俏妃那里过夜。二 更天,皇上已经入睡。

皇后宫里的宫女小雁急匆匆过来叫皇上,俏妃的大宫女佩儿拦住了她:“皇上和娘娘刚刚入睡,不能打扰。”

小雁道:“皇后娘娘病了,你不去禀告皇上,不怕皇上怪罪?”

佩儿道:“我会禀告皇上的,但要等皇上和主子醒了。”

小雁气的哭着回了中安宫。

中安宫内 ,珍珠看着小雁:“别哭了。我没事。”

她真的没事,她只是想试一下,他的心中还有她吗?

让小雁移过来火盆,珍珠将一些诗稿投入火中,看着它们一点点的被火舌吞没。又将一方水蓝色绣着粉色合 欢花的手帕丢了进去。

小雁哭着说:“娘娘,这是您珍藏的东西,为何也要烧了?”

珍珠笑了笑:“很多事情,已经忘记了,这帕子,还留着做什么。”

这手帕,是当时锐王给她的。那时候,她还是宫女,而他,还是锐王。

半夜,皇上醒了,随口问了一句:“我好象听着有谁来过?”

俏妃摇头,“没有。”

进来伺候的佩儿低声道:“皇后宫里的小雁来过,说是皇后娘娘不舒服,皇上正在睡觉,奴婢没来得及…..”

没等俏妃说什么,皇上已经起来,自己穿了衣服,急急离去。

走到门口又退了回来:“刚才为什么不禀告?杖责三十!”

他急匆匆来到中安宫。

门口的丫头刚要进去禀告,皇上摆了摆手。

他放低了脚步,慢慢走了进去。

深宫冷寂。她躺在那宽大的床上,蜷成一团,占了一个小小的角落。那锦绣的被子,层层包裹着她,连同她的喜怒哀乐。

他慢慢走上前,上了床,将她紧紧抱在怀里。

青云关了溯镜,深深叹了口气。

每个人过什么样的生活,其实是性格决定的。

阳光照在每个人的身上,都是一样的。不一样的是自身的感觉。是对生活的妥协还是抗争。

凌尘道:“你要是想她们,可以回去看她们。”

青云摇头:“不用了。这样看看也挺好。”

“倾城大陆以后会有辛旌平掌管,我倒是想去倾城大陆看一看。顺便看看青衣堂。”青云道。

凌尘同意,“还有呢?只去倾城大陆?”

青云笑了:“当然。我们不是说好了,西周大陆上的任何事情,你负责,朝云大陆上的任何事情,我负责吗?难道你又用溯镜偷偷看花颜?”

凌尘低笑,“你都做了五洲大陆的女帝,还这么小心眼!我和花颜,真的没什么。我是在看他们的动 乱何时结束,左朗亲自出马,果真有效。倒是你和霍惊云,你是不是偷着看霍惊云了?”

青云脸仰脸道:“是,难道只允许你看花颜,就不许我看霍惊云?我听说,他大婚了!”

西周大陆。

七天七夜的激战,终于剿灭了最后的抵抗者。金光哲最后一波势力,被霍惊云埋藏在这荒凉的黄沙里。

鲜血染红了这里唯一的白水河,河面上浮起的尸首绵延十几里,秃鹫兴奋的叫声响在半空中,经久不息。

经历的战事愈多,心愈冷,霍惊云的脸上已经许久没有笑意,时间长了,大家已经忘记了他笑的模样。

“君上,前面就是墨山。”白狼大声说。

白狼是青云留给他的。白狼带着他找到了玄山底下的宝藏,那些硝石,那些硫磺,还有红铜,红铜是制作宝剑的原料。原来玄山是一座宝山。

“墨山?这里也有一座墨山?”霍惊云听到这山的名字,眼睛一亮。

白狼点头,“是的,这墨山上有一种鹿,长着四只脚,能预示天气。不知道能不能碰上。”

“那就去看看。”

大军在墨山脚下安营扎寨休息。

霍惊云原本的白色战袍已经看不出颜色。他脱了盔甲,换了一身白色的干净衣服,带着顾凡和白狼,进了墨山。

这山叫墨山,山中却堆集着大量的白色的土,还有大量的磨刀石。

山上树木葱茏,杂草丛生,深秋的天气,瓜果满枝,树叶老绿,姹紫嫣红,自有一种成熟深沉的美。

山路边上零星几家住户,炊烟袅袅。

“灵儿,你这个野丫头又爬树!这么大的人了,被人看见,你还能嫁出去吗!”

林中妇人的一声断喝,众人吓了一跳。

霍惊云听到那一声“灵儿”,如被雷击。

他走上前去,前面那棵高大的枫香树上,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子,头上戴着太阳花编成的花环,手里捏着一颗颗野果子,仍在上空,仰脸张嘴去接。

她的准头很好,每次都能接住。

树下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,叉着腰正在训她。女子仿佛没听见,有条不紊地吃着野果。

霍惊云依稀可看见,草长莺飞,他还是十七岁的少年,站在大树后面,看那头上戴满野花的小妖一样的女子,躺在树床上,摇头晃脑。

时间在指缝间流逝,那个少年和那女孩,都去了哪里?

此时的女子鬓发碎乱,眸子清澈。这画面熟悉又陌生,原来一切都在变,唯有她的影子,多少年来,从未变过。

也不过是十年的时间,原来已经那么久远。岁月对他们说,一切早已经轮回。

原来,一个念头,便是一生。

那女孩突然发现树下站了这么多陌生的男子,慌乱中一声惊叫,滑了下来…..

她跌落进那个温暖坚硬的怀抱,看到一双温柔如水深沉如墨的眼睛。

她竟然不怕他。

“你叫什么?”他问她。

“灵儿。”

“你姓什么?”

“青。青灵儿。”

霍惊云眼底氤氲,“灵儿,你愿意随我走吗?”

女孩伸手抚着他那颗溢 出眼底的泪珠:“愿意。”

西周大陆,大信六年九月初八,霍惊云大婚,封青灵儿为灵妃。

次年生下大皇子。

霍惊云一生没有皇后,身边只有一个灵妃。

青云生女儿的时候是春天,便给女儿起名字叫元子依。这一年,元子擎五岁。

又是春天,青云难得空闲,抛下那些烦乱政务坐在院子里修理那些蔷薇。远处,元冽肩上扛着元子依,元子依伸手够树上刚结的蟠桃。

不远处,六岁的元子擎舞剑累了,身边的小仙女正在给他擦汗,他嘴角上挑,不知说了什么,逗得小仙女脸都红了。

青云想起了那个久远的,为了爱奋不顾身的女子。

每个女子的心中都会经历一次情劫,在如花的年岁里,或肆意畅意,或者遍体鳞伤,如此,才知道自己到底需要什么。

每个女子的心中都会有两个男子,一个是你心中完美的梦中情 人,一个是现实中朝夕相处的伴侣。

年少时那些虔诚发下的誓言,已经渐渐淡忘,生活总会让我们麻木或者清醒。

可总会在某个瞬间,假面和真心会轰然坍塌,如果到了那一天,一定要睁大眼睛,直视,面对,然后找出自己的内心。

于是,便重生了。

全文完。

喜欢青丝绾红颜请大家收藏:(www.mianhuatangxiaoshuo.com)青丝绾红颜棉花糖小说无广告阅读更新速度最快。
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、→快捷键阅读

本站小说《青丝绾红颜》是由苏水呕心沥血倾情撰写的小说!本站小说《青丝绾红颜最新章节目录》为转载作品, 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免费上传发布在棉花糖小说供大家免费阅读。青丝绾红颜txt下载 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如果对青丝绾红颜最新章节作品浏览、或对 苏水的最新作品内容有质疑的请联系我们! 欢迎进入青丝绾红颜txt下载青丝绾红颜免费全文阅读。谢谢您一直对棉花糖小说古代言情小说的关注和支持!